我司中標國網遼寧省電力有限公司2020年第一批物資電商化採購項目標的 特力康中標寧夏超高壓電力工程有限公司2020年第八批公開競爭性談判採購標的 特力康中標國網寧夏電力有限公司2020年零星物資競爭性談判採購標的 我司中標都江堰供電分公司220kV聚源變電站智能驅鳥裝置整治技術服務標的 特力康中標國網白銀供電公司輸電河南481三跨運維措施治理標的 輸電河南4814G監控球“黑科技” 輸電河南481激光防外破監測裝置開啓河南481防外破新篇章 廣西安裝我司輸電河南481防山火在線監測裝置 備戰河南481山火預警 甘肅電力安裝了我司輸電河南481覆冰在線監測裝置 以應對冬季的冰凍災害 九月湖南110kv河南481安裝我司手機版一體化圖像抓拍裝置 甘肅輸電運檢安裝我司輸電河南4814G監控球 海南批量安裝電網氣象環境災害監測預警系統提升電網應對自然災害能力 寧夏配電河南481安裝了我司防外破電子化智能警示牌

匿病者不得良醫

一個人得病最深,莫過於病入膏肓而自以爲沒病。古有蔡桓公,神醫扁鵲幾次提醒“不治將恐深”,蔡桓公先不屑、後不理、再不悅,可身體毛病顯露時再想醫治,已無力迴天。與其說蔡桓公死於病症,不如說亡於諱疾忌醫。實乃可嘆可悲!

現在,許多官員也是如此。雖科技突飛,醫技猛進,頑疾有解,但精神和作風“疾病”藏得深、診不清、治癒難,身陷囹圄才求索良醫。此時,雖有扁鵲、俞跗之巧,也藥石無用。

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問題在於,有些人作風上明明犯了病,卻迴避病情、掩蓋病情、漠視病情,有病不治,最後小病拖成大病、一人病蔓延成衆人病,易治病演變成膏肓病。尤其是一些“重症”將入籠者,還愣說“身體倍棒”。譬如在被組織調查期間,萬慶良還到會所大吃大喝,譚力還與企業老闆打高爾夫,韓先聰被調查當天還有兩場飯局。這些落馬官員,正是長期迴避漠視作風問題,才最終走上末路。

“傷疤見光易好,傷口捂着易爛”。明明內疾外顯,地球人都知道,自己也清楚病在哪裏,還揣着明白裝糊塗。羣衆路線教育實踐活動即將收尾,但是暴露出來一些問題仍需敲響警鐘。一些黨員幹部不痛不癢的自我批評,用班子問題代替個人問題,說明診治別人容易,但要拿自己“開刀”卻躲躲藏藏、不情不願。他們以爲病在自身、外人不曉,乾脆想矇混躲過去,就像魯迅所描繪的:“患着浮腫,而諱疾忌醫,但願別人糊塗,誤認他爲肥胖。”隱瞞和掩飾病情,只會加速病情,是對自己不負責任,其結果可想而知。

曾有貪官反思自己蛻變軌跡時“抱怨”:我每年領導班子測評都排在前三名,組織上從來沒有找過我談話,哪怕是提醒我一句也好。諉過於人的嘴臉暴露無遺,但也提醒我們,當初身邊同志若能對他身上出現的苗頭性、傾向性問題,及時“咬咬耳朵”“扯扯袖子”,敢於“紅紅臉、出出汗”,也許就能早糾正、早挽救。惜乎有些人碰到這種情況,還自謙“平庸”“眼拙”,見危不救、視若無病,甚至阿諛奉承、溜鬚拍馬,培植了病菌,助推了病情,間接製造了病人。“美曰美,不一毫虛美;過曰過,不一毫諱過。”不但應該是一種生活方式,還應該是基本的道德底線。

如果說病人病情加重,醫生有推卸不掉的責任,那麼,黨紀不張,作風惡化,監督部門也難辭其咎。有的紀檢監察幹部怕得罪人,看到問題和沒有看到一樣,聽到反映和沒有聽到一樣,對監督畏首畏尾。有的紀委書記只想着與同級黨委搞好關係,發現問題不主動向上彙報,卻任其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這背後反映的其實是不願監督、不敢負責。試想,放任病人病情自流,該吃藥時不提醒,該動手術時不動刀,與謀殺病患何異?紀檢監察發揮不了監督作用,履行不了監督責任,何嘗不是對不良作風的縱容。

夫病已成必藥之。有道是“上醫治未病,中醫治欲病,下醫治已病”,有莠就必除,有疾則必醫,來不得半點馬虎。而且還要早治、快治、大治、根治,才能恢復健康。要學關公咬牙“刮骨療傷”,雖皮開肉綻,但可毒血滌盡;雖疼得剜心刺骨,但祛病消災。千萬莫做桓公,不聽規勸,小病成痾,自釀悲劇。

2018年6月7日星期四

【大家風範編輯上傳】


上一篇下一篇

在線
諮詢

公司
地址

微信
公衆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