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司中標國網遼寧省電力有限公司2020年第一批物資電商化採購項目標的 特力康中標寧夏超高壓電力工程有限公司2020年第八批公開競爭性談判採購標的 特力康中標國網寧夏電力有限公司2020年零星物資競爭性談判採購標的 我司中標都江堰供電分公司220kV聚源變電站智能驅鳥裝置整治技術服務標的 特力康中標國網白銀供電公司輸電線路三跨運維措施治理標的 輸電線路4G監控球“黑科技” 輸電線路激光防外破監測裝置開啓線路防外破新篇章 廣西安裝我司輸電線路防山火在線監測裝置 備戰線路山火預警 甘肅電力安裝了我司輸電線路覆冰在線監測裝置 以應對冬季的冰凍災害 九月湖南110kv線路安裝我司手機版一體化圖像抓拍裝置 甘肅輸電運檢安裝我司輸電線路4G監控球 海南批量安裝電網氣象環境災害監測預警系統提升電網應對自然災害能力 寧夏配電線路安裝了我司防外破電子化智能警示牌


說“過”


     “人非聖賢,孰能無過”,不過即使是聖賢,能“先知先覺”,也未必能全無過失。曾子不是說嗎,“吾日三省吾身”。哪三省呢?“爲人謀而不忠乎?與朋友交而不信乎?傳不習乎?”可見聖賢也要時時檢點自己的言行,因爲過錯總是難免的,常作自我批評,可以減少過錯。

     “過則勿憚改”,有過能改就是好樣的,孔子似乎特別看重這一點。對顏回“過而能改”很讚賞,說顏回能夠“不貳過”,有自我批評精神,值得學習。
     對別人的過錯(也叫“人過”),如何對待?我曾在湖南嶽麓書院,見到顏真卿所書一石碑:“聞人之過,如聞父母之名,耳可聞而口不可道也。”很受啓發。
     這句話,實際上是伏波將軍馬援說的,據記載,東漢時候,馬援在交趾打仗,聽說老兄的兩個兒子在後方喜歡嘰嘰喳喳,背後議人長短,很是不安,就寫了封信給他們,告誡“聞人過失,如聞父母之名,耳可得聞,口不可得言也。好議論人長短,妄是非正法,此吾所大惡也,寧死不願聞子孫有此行也”。他對“人過”的態度是不主張背後議論,應該以寬容、善意的態度當面指出來,幫助人家改正,深信“過而能改,顏子有焉”。馬援能有這樣的心態,並以六十二歲的年齡請纓出征,“大丈夫爲志,窮當益堅,老當益壯”,一個據鞍顧盼、叱吒風雲、有所爲又有所不爲的大丈夫形象如在眼前。
     這種“如聞父母之名”,是不同於阮籍的口不臧否人物的。阮籍的曲隱,嵇康的直露,都是對當時的統治者不滿。阮籍晚年並不希望子女效法他的佯狂:對一切人和事“口不臧否”,不表態,但心情卻很苦悶。不是沒看法,而是不說,憋在心裏,心態是扭曲的。當然,魏晉“風度”,有它特定的歷史環境。
     春秋時有個榮啓期,滿頭白髮,纏着鹿皮(沒有衣服穿就纏上皮子保暖),獨自鼓琴自樂,被孔子看見。孔子問:“先生老而窮,何樂也?”榮啓期說:“吾有三樂。萬物以人爲貴,吾得爲人,一樂也;人生以男爲貴,吾得爲男,二樂也;人生命有殤夭,吾年九十歲,是三樂也。貧者,士之常;死者,人之終。居常以守終,何不樂乎?”孔子讚揚說:“善乎!能自寬者也。”(劉向《說苑疏證》卷引)孔子認爲榮啓期是個很能自寬的人。人跟人不同,時代跟時代不同,“樂”法也就不一樣,但自寬有益健康,是無疑的。自寬與寬人,自寬是前提,是自我修養的主要方面,能自寬就能寬人。
     處世爲人,少不了摩擦、碰撞。對人家的批評、誤會、冒犯,要有豁達的氣度,做到“大肚能容,容天下難容之事”。如果氣量狹小,不能寬人,就會沒完沒了,甚至使矛盾升級。南北朝有個沈驎士。被鄰人一口咬定說他腳上穿的鞋,正是自己早幾天丟失的那雙鞋。沈驎士二話不說,立即將鞋脫下“還”給他,自己赤着腳走回去。過不久,鄰人發現是自己搞錯了,又將鞋送還沈,沈說:“不是您的麼?”又笑而受之,重新穿在腳上,事見李延壽《南史》。蘇東坡對沈驎士寬人的氣度很讚賞,認爲“處世當如驎士”。
     當然,對他人的過失和錯誤採取“一刀切”,一概“耳可聞口不可道”,也不是積極的態度。顏真卿當過刑部尚書,相當於現在的司法部門領導人,如果對貪污腐敗、違法犯罪,也“如聞父母之名”,那還談何查處?大概那時候他正是因爲“正色立朝”“剛而有禮”,查處嚴苛,遭到了楊國忠、盧杞等奸佞的忌恨,當時顏魯公的官可能很不好當。

     “多有不自滿的人的種族,永遠前進,永遠有希望。多有隻知責人不知反省的人的種族,禍哉禍哉!”(魯迅《熱風•隨感錄》)想來,也是說對“己過”“人過”應該有個正確的態度。

2020年6月11日星期四

【大家風範編輯上傳】

上一篇下一篇

在線
諮詢

公司
地址

微信
公衆號